四川招生代码:5188招办电话:028-82312000

有时候,也许老天爷很着急,本想给你一个更美好、更有趣的人生,可是你在消沉抱怨当中,让机会一一错过。等你终于想到那是命运的垂青之手在敲门时,再开门已经晚了,于是那些天天都在怀才不遇的人,最后可能真就一辈子怀才不遇。

只有接受平淡,才有可能不平淡,如果总是试图对抗平淡,你注定平庸,相信吗?因为生活不会给你那么多的机会,所有的不平淡 都是在忍耐了足够多的平淡之后诞生的。

说得多了,或许会被挑错,但是,沉默更可怕。

——出自《白说》 长江文艺出版社
读者感悟

近几年,名人出书太多,良莠不齐,我对此比较反感,有抵触情绪,但白岩松不同,接地气、会讲故事、客观、敏锐、有勇气、有方向、有细节、有敬畏心、有社会责任感,透过感性方式输出理性,他为人一如他行事——偶尔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大多数时间,想办法不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坏。这便是我对这个沉稳而不失活力的蒙古汉子的第一印象。 以前有朋友问我:“你喜欢传媒,是不是以后要靠笔杆子吃饭”?我回答是。但我读过《白说》后,我会说我不会把它当成靠笔杆子吃饭的行业,而是当作事业,奉献一生去认真对待! 《白说》告诉我,做新闻不是一个练胆的事业,不存在所谓的敢说不敢说,而是该说不该说。新闻人是建设者,社会上有很多伤疤,你指出它,自己也会感觉到痛,但又不希望把这种痛仅仅拿出来展览一下,而是希望它能变好,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不敢说的。他让我热血,也让我安静。他的话更让我奠定了对新闻行业的热爱, 让我信心满满地走下去。当真应了范仲淹的“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作者名言金句

金庸江湖的情场上有一条规则:逆取者胜,顺守者败。所以温青青胜,阿九败;赵敏胜,周芷若败;杨逍胜,殷梨亭败;韦小宝胜,郑克爽败……——《你我皆凡人》

女人的欲望如果明确,就像一个几何体,哪怕形状再刁钻,也总有一个容器盛得下。就怕康敏这样,她的欲望像是在做夸克运动,不断变化,没有规律,永不停息。——《你我皆凡人》

转眼间,已是公元719年,大唐开元七年。这是一个平静的年头。这一年里,唯一值得一记的事,似乎就是五月发生了一次日食。在一番象征性的厉行节约、裁乐减膳之后,皇帝唐玄宗百无聊赖,在朋友圈里刷了条信息—“今年无事”。要真是无事才怪。其实,在这一年的诗歌圈子里,发生了许多日后会震动天下的大事。在四川,有一个官宦人家的女孩儿出生了,后来叫做杨玉环。

——节选自《盛唐,那个伟大的诗人朋友圈》

本不是一个幽默的生活家,也只有耳濡目染些许,自诩有趣。愉悦自己,顺便愉悦他人。

读六神磊磊笔下的唐诗和诗人,总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有趣和触动。你会感觉当时诗人生活的朝代更立体,诗人的形象更加饱满生动。本书以唐诗的发展为主线,言语幽默诙谐,举重若轻。返璞归真,通俗易懂,用自己独到的笔触重新诠释唐诗和诗人。读者在满足阅读快感的同时,增加对唐诗文化的认识,一举两得。

汉字是生命图腾,唐诗是锦上添花。唐诗,就是用最简短的诗句,体现最隽永的意蕴。短小精悍,妙不可言。

从他的笔下,你会了解恣意浪漫恃才傲物的李白,踌躇满志穷困潦倒的杜甫,以及孤篇冠全唐的张若虚。原来他们都有如此多舛的命运和遭遇,心生感慨。你会看到诗人的奇闻轶事,会心一笑。也正是渺小而又伟大的他们,让唐诗在悠久的历史文化长河里锦上添花熠熠生辉。

常自嘲,如果我生在古代,估计就是一个胸无大志的山野村夫,无意功名。忙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时采菊东篱,衔觞赋诗。自在一生。

浓雾弥漫之时,我走出了出租屋,在空虚混沌孑孓而行。我要去的地方名叫殡仪馆,这是它现在的名字,它过去的名字叫火葬场。我得到一个通知,让我早晨九点之前赶到殡仪馆,我的火化时间预约在九点半。

昨夜响了一宵倒塌的声音,轰然声连接着轰然声,仿佛一幢一幢房屋疲惫不堪之后躺下了。我在持续的轰然声里似睡非睡,天亮后打开屋门时轰然声突然消失,我打开的动作似乎是关上轰然声的开关。随后看到门上贴着这张通知我去殡仪馆火化的纸条,上面的字在雾中湿润模糊,还有两张纸条是十多天前贴上去的,通知我去缴纳电费和水费。

——节选自《第七天》新星出版社

人死之后会留下什么?活着的人有多少在追忆,在悔恨?现实既是那样的真实,我们看的见摸得着,能深深地体会当时的情感;又是那样的荒诞,迫于权利,金钱,我们往往会选择默默无闻,面对压迫,我们默默的沉受着。就像文中“我”的妻子李青,面对自己的理想,选择放弃“我”;刘梅选择伍超而放弃物质的生活,迫于现实,我们有种种无奈,但,死后我们都一样,如果没有墓地,我们都只能前往“死无葬生之地苟且的活着”,保护自己仅存的尸骨。

生命中的感动和苦难伴随着在世上存在的一生,现实中,我们会因为一次得到而感动,一次失去而伤感。当我们走出生命,是去往另一个世界还是不复存在?我们都不知道,能做的就只有在有限的生命里创造出自己的价值,或有利于个人,或献身于社会。“我”的父亲,不论生前还是去往另一个世界,总是恪守本分,乐于助人,善良是由心底发出的,无论你身处那个境地;在商场中去世的三十八人,在现实中却没有他们的名字,就这样,他们静悄悄的离开了人世,为市长的仕途铺路,没有人记住他们,没有人悼念他们,另一个世界中,他们三十八人是团结和谐的一家人;也许是在另一个世界中我们都一无所有,就会发现那个世界四处充满了鲜花绿草,欢声笑语。

读余华,对社会的美好愿望多会破碎,那些丑陋不堪的实现被揭示在眼前,我们又该如何苟活......

首页学院概况新闻中心教学系部招生就业党团建设教学管理学生工作公共服务

版权所有 © 四川文化传媒职业学院蜀ICP备14011400号-1

学院地址:成都崇州市学苑东路22号

招办电话:028-82312000院长办公室电话:028-82386278

联系Q Q:624358282邮编:611230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